八千里新闻网 » 原创 » 综合 » 正文

京剧扮相首饰 一万只翠鸟羽毛制作而成

如果不是京剧爱好者,国粹京剧在大多数人生活中的亮相大概是在一年一度的春晚。这两天,京剧连带本行当中的一种头饰工艺闯入网友们的视野。

一位京剧演员在微博上发照片,晒出自己京剧扮相中的首饰——用八十只翠鸟的羽毛通过点翠工艺制成的头冠。

动物保护者眼中看到的是一个个逐渐凋零的小生命,其他人看到的是一门闻所未闻的夸张首饰制作工艺。通俗地说,点翠就是把翠鸟那蓝蓝的羽毛粘在已经做好型的金属首饰上。这项工艺在最火的时候,被追捧程度跟今天的LV包差不多,是女人们争相想要的配饰。

不过,要不是这位京剧演员,“点翠”这项面临失传的工艺可能根本没机会走入很多人的视野,今天就来说说点翠当年是怎么火起来的,又怎么突然间销声匿迹呢?

华妃娘娘头上戴的那个

爱美的古人从先秦时代就开始在首饰上贴动物羽毛了,著名的成语故事“买椟还珠”中,那个精美的待售柜子就被羽毛装饰着。

翠鸟的羽毛作为一种高档装饰品(晋代学者张华在《禽经注》上提到点翠时特意说“妇人首饰,其羽值千金。”),因为色彩明艳,极具视觉冲击力,深受人们喜爱。

明清时期,奢侈品制造行业非常发达,经过工匠们的苦心钻研,终于有了一种让翠羽和金属片完美结合的粘合方法,点翠工艺在清朝达到鼎盛。以前还只是一些非常隆重的首饰,比如皇后戴的头冠才用上翠羽,到满清,耳环、簪子甚至于装花草的盆子也要点翠。

描绘清宫贵族女眷日常穿戴及活动的《雍正十二美女图》中,其中的许多清宫女子就头戴点翠,而且造型别致多样,点翠头饰尤其明显。那时宫中专门设立了特定的部门管理和收集羽翠。

△《雍正十二美女图》

想看电视剧版是这个:

在制作“点翠”时,采用的翠鸟羽,左右翅膀上各十根,行话称“大条”;尾部羽毛八根,行话称“尾条”。因此,一只翠鸟身上一般只采用大约二十八根羽毛。还必须“活取”,因为一旦生病或死亡,其羽毛便会丧失那层魅影般的光泽——这种色泽差的羽毛,在行话中称作“暗条”。 一支小小的点翠金簪,或许就要用上数只乃至十数只翠鸟的羽毛。

而点翠羽就是一个考验耐心和毅力的过程,要将柔软的翠羽一点点慢慢地点到小小的金属片胎体中去,熟手师傅会用竹签或毛笔沾上唾沫来点。稍有偏差,哪怕轻微的手抖都有可能对最终的视觉效果造成影响。

飞入平常百姓家导致翠鸟“缺货”

清末民初,点翠开始进入寻常百姓家,民间的点翠作坊也开始多了起来,富庶人家的女儿也会备点翠作为嫁妆,满城的女性以拥有点翠为荣,“压鬓钗横翠凤头”成为一时景象。《红楼梦》中的史湘云就有一个赤金点翠的麒麟。

而从清朝时起,除了日常佩戴,在当时的梨园行当中,人物造型都比较夸张华丽,因此京剧中也自然而然地用上真正的翠鸟羽毛来制作配饰,能佩戴带有点翠首饰的人物基本上非富即贵。在梅兰芳的时代,拥有一整套定制的点翠头面,是很多名角的正常配置。

△梅兰芳1947~1948年拍摄电影《生死恨》时曾戴点翠头面

在这种供不应求的情况下,大量的捕杀令翠鸟数量渐渐减少。1933年成为一个分水岭,在那之前,民间流传着大量的点翠首饰;1933年之后,点翠首饰似乎一夜之间销声匿迹。

北京的点翠老艺人魏海营对这一时期的生意状况曾这样回忆:我当时学徒的时候生意还过得去,那时候大概是1934年,虽然传统点翠的首饰很少有人戴了,但有些守旧的老家定制,洋人也爱买这很具有东方特色的首饰;另外,梨园行里也有订的,你像谭鑫培、梅兰芳都在这几家翼作店订过首饰头面。听师傅讲,早些年生意好时,北京城所有上档次的首饰都是要点翠的。本来现在的廊房一带有很多翠花店铺的,大浪淘沙,随着洋货的进入,很多人都不太戴这东西了,几年下来也就剩了三四家还在维持了。特别是日本人进了城后,连梨园行里都没人订翠冠了。

建国后曾需万只翠鸟修复凤冠

原料的稀缺,加上国民时尚标准的西化,以及社会的动荡让点翠首饰几乎是一夜间失了宠。到了90年代,蓝耳翠鸟和鹳嘴翠鸟被正式评定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明令禁止捕猎与贩卖贸易,从原料来源上限制了点翠工艺的生产与销售,工艺也面临失传。

京剧中的蓝色首饰一直留存,翠羽要么被孔雀毛代替,要么用蓝色的绸缎或者毛线制作,以达到类似点翠的修饰效果。用翠鸟的羽毛制作饰品以达到渲染华丽效果的残忍方法也变得不必要。

点翠饰品的稀有让一些人看中点翠饰品的收藏价值,而实际上点翠饰品的收藏是一个很麻烦的问题。一方面,翠鸟的毛本来就比较柔软纤细,容易被损坏,另一方面古代师傅们用动物器官、骨血熬制出粘合剂作为胶水,虽说粘合效果好,但主要是有机物组成,受个潮、滋生点微生物就被容易被分解,毛就脱落了。

1958年曾修复过定陵凤冠的北京市文化局在这方面太有发言权了。当年这两件凤冠软翠受到了很严重的损毁,经过研究得出的结论是,用四百只翠鸟的羽毛才能修复,而根据色泽筛选,材料淘汰率高达95%,需要近万只翠鸟以供筛选,可见代价多大,这事还是在周总理的过问下才顺利展开的。出于保护自然生态的考虑,这也是建国以后唯一一次大规模进行的点翠饰品修复。

△定陵出土的其中一个凤冠的正反面

而历史上作为点翠主要来源的蓝耳翠鸟,非常珍贵,它的生态生物学资料在中国记载甚少,1960年,著名科学家郑作新教授等人曾在云南勐腊一河沟边采获一只。

△蓝耳翠鸟

所以,下次在博物馆看到点翠饰品时,就好好为这些逝去的小生灵们默哀一分钟吧。

参考资料:

唐一苇,中国地质大学,《明清点翠饰品研究》,2013年5月

韩澄,《民国时期北京传统金工首饰行业考察》,《文化遗产》,2013年04期

韩澄; 《传统北京工艺——点翠艺术》,《2012北京文化论坛——首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文集》

董双成,《点翠:远逝的绝艺》,《热道》2010年4月

日常生活中的百科、文艺背后的历史,热点深处的冷知识。用轻幽默、有情趣的方式一起涨姿势、正三观。

资讯标签:毕福剑

分享到

相关报道

网友关注

2013-2015 © 八千里新闻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加入我们版权声明手机访问网站地图